欢迎来到鹏洲新能源官方网站 收藏本站| 联系我们| 网站地图

鹏洲新能源

无限能量 为你而造!

023-68833337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> 产品中心 >> 生物质颗粒
返回
产品中心
生物质颗粒
从政府政策看生物质颗粒的未来

      中国市场化的可再生能源补贴从2013年正式启动,滞后时间较长,政府显然可以从德国清洁能源转型的经验和教训中得到启示。当然,我们需要站在自身角度,辩证地看待其中的问题。

相关内容
重庆生物质颗粒有哪些特性 生物质颗粒设备
联系我们
扫一扫
立即咨询
详情信息

      中国市场化的可再生能源补贴从2013年正式启动,滞后时间较长,政府显然可以从德国清洁能源转型的经验和教训中得到启示。当然,我们需要站在自身角度,辩证地看待其中的问题。

 

      首先,能源清洁转型很大程度上要以消费者的支付能力为基础。提高可再生能源比例的直接代价是电价的大幅提高。2015年德国电价约为26欧分/千瓦时,是欧盟能源费用第二高的国家,高出区域平均水平约40%。近年来,电价中的可再生能源附加费更是节节攀升,2015年为6.35欧分/千瓦时,比2012年提高75%,仅电力附加费就已超过目前中国许多地区的电价。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,保持较为低廉而稳定的电价对经济发展与民生极为重要。清洁能源转型不存在“免费午餐”,中国政府和消费者需对此有所准备。因此,可以在支付能力较强的地区着力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,同时将能源清洁发展的成本直接传输至消费侧,设计和管理好补贴,只有尽可能小的价格扭曲才能保障行业可持续发展。

 1.jpg

      其次,电力市场化体制改革和市场化可再生能源发展机制建立,对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是有所助益的。德国有市场化的补贴机制,保证可再生投资者取得可预期收益;有成熟的可再生能源配额制,保证电网企业收购足额可再生能源发电。中国目前正在推动电力市场化改革和可再生能源配额机制的建立,政府需利用这一契机,科学制定消纳和补贴政策,以市场化的机制促进可再生能源可持续发展。

 

      再次,和中国能源消费相比,德国的能源消费量较小,且背靠欧盟大电网,其电力输入输出易于调配。中国是能源消费大国,无论是传统能源还是可再生能源,都存在电源与电力负荷逆向分布的现象。因此,随着可再生能源比例上升,中国可能需要花更大的气力和成本去解决调配和消纳问题,一方面进一步发展远距离输电等调配技术,另一方面发展分布式、微网、储能等消纳技术,促进可再生的高效率应用。

 

      中国同样有着雄心勃勃的能源清洁转型目标。2020年中国计划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%,煤炭消费比重控制在62%以内;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%左右。以此推算,2020年-2030年水核风光比例需要提高到30%,风光比例需达到10%,而2015年中国一次能源中风光比例仅有2.1%。伴随着清洁能源的转型,中国也将面临与德国同样的问题,甚至会出现比德国更复杂的情况。因此,中国政府需认真学习德国经验,尽快建立可持续推动的政策并保障其连贯性与执行力,这是保障中国实现能源清洁转型目标的重要前提。


在线留言